泰安倍玛特仪器设备有限公司

电话:0538-3918686  0538-8421506  业务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未来能源需求将增69% 涨电价现发改委内部分歧

编辑:泰安倍玛特仪器设备有限公司  时间:2018/06/26
涨还是不涨?定价权正在成为一把双刃剑,一边因为难以反映市场规律伤害着市场,另一边也成了国家发改委手中烫手的山芋。

11月17日,记者从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士处获悉,电力企业近来频频上书国家发改委,请求上调电价以缓解火电巨亏的现状,但国内目前的经济状况令国家发改委态度摇摆不定,而且内部对是否上调电价有分歧,导致调价方案迟迟难以确定。“发改委一部分意见认为上调电价有助于缓解电力亏损和电力紧张,但另一部分意见则认为目前的经济形势下不适宜上调电价,应鼓励电力企业提高自身盈利能力。”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而就在国家发改委忧心上调电价会因此抬高煤价的当口,新年度的煤电价格谈判已经开始预热,而被压制了一年的煤炭方面已经开始酝酿着再调合同煤价。

电价上调生分歧

这几年,电力企业从未停止过呼吁电价上涨的行动,而市场也不间断地冒出政府将上调电价的消息。

此次电价上调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10月20日,国家电监会新闻发言人公开表示要适时提高燃煤电厂上网电价,减少电厂亏损,提高发电积极性。

据华电集团一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对于全国火电大亏损和电荒不断蔓延,电监会和中电联均认为只有上调火电厂上网电价才能缓解火电亏损和电力短缺。不过电价调整的定价权在国家发改委手中,尚需国家发改委出台涨价方案并报批国务院批准才能正式执行。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电力企业近来频频上书国家发改委,请求上调电价以缓解火电巨亏的现状,但国内目前的经济状况令国家发改委态度摇摆不定,而且内部对是否上调电价有分歧,导致调价方案迟迟难以确定。

“发改委一部分意见认为,上调电价有助于缓解火电亏损和电力紧张,但另一部分意见则认为目前的经济形势下不适宜上调电价,而应鼓励电力企业提高自身盈利能力。微调电价对火电企业缓解作用有限,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最终只能导致煤电价格双双上涨,上涨的煤价很快会吃掉微调的电价。”上述人士说。

火电深度亏损致纷纷停产

中电联预测称,今冬明春全国最大电力缺口3000万-4000万千瓦,较2011年前三季度更为紧张。除西北、东北电网外,其他地区电力供需形势持续紧张。今年年初我国就有20个省级电网电力供应紧张,电力缺口高达3000万千瓦,这种电力缺口一直持续到夏季,进入冬季又进一步恶化。

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认为,今年的缺电主要是机制性及区域性缺电:煤电价格上涨较快导致火电厂出力不足,电网跨区输送能力不足使得地区间的调剂发生困难。

河南一火电厂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几年国内装机容量的暴涨,本不应该缺电,但现在却频频出现多个省份拉闸限电,这不是国内发电装机容量不够,而是占据电力供应主要份额的火电企业因为煤价上涨过快而电价仅微调,成本压力下纷纷陷入深度亏损,无力发电。

中电联最新报告指出,“十一五”的5年间,全国发电装机容量净增4.5亿千瓦,创造了世界电力建设的新纪录。同时,据中电联对五大发电集团今年1-7月的经营情况统计显示,五大集团合计亏损74.6亿。

而五大电力集团中装机以火电为主的大唐集团更是惨淡,据称,大唐集团今年亏损面已达67%,旗下30家亏损严重的电厂资产负债率超过100%,严重资不抵债。

火电厂发电亏损让企业没有动力发电。据业内预测,整个南方五省,约有两成的火电没发出来。而大唐旗下湖南一火电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煤价涨得一塌糊涂,发电就亏,而且还常常缺煤。

“也就是央企还能这么亏损着维持,换成民营企业早就宣布破产了,现在各地银行虽然都不愿意贷款给火电企业,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对银行都有支持火电企业的硬性指令,银行只能勉为其难。”深发展一负责人告诉记者。

不过内蒙古一煤炭企业负责人认为,目前煤价高企,很大原因是因为油价太高导致运输成本过高,煤价本身因为受制电煤协议,并没有涨价太多。

煤电矛盾的突破口

从未来的能源走势来看,要解决国内纠结多年的煤电矛盾却非一朝一夕之事。

11月18日,国际能源署署长Maria van der Hoeven在发布《2011世界能源展望报告》时表示,在过去的十年内,煤炭消耗的增长占全球能源消耗增量的近一半,其中大部分来自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电力部门;预计2009-2035年期间,中国的能源需求将增长69%,到2035年,中国的能源消费量将比美国高出近70%;如果中国在此期间有效落实“十二五”规划,有望减缓煤炭需求的增长,推动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气的需求。

大唐发电一负责人指出,对于中国来说,重工业和城市化的发展高度依赖煤电资源,煤电需求旺盛是导致煤价高企和电力短缺的根源。调整能源结构、理顺价格机制对中国来说是当务之急。

中电联数据显示,我国年发电量从2005年的24975亿千瓦时增加到2010年的42278亿千瓦时,用11.1%的用电量年均增速支撑了国民经济年均11.2%的增长。

电力系统一位资深专家同时告诉记者,电力央企内部矛盾很深,机制陈旧,也导致了电企盈利率过低,理顺煤电体制矛盾的当务之急也要建立高效电厂。中海油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也坦承,央企又要垄断又要盈利,这种机制下政府就没有办法放开定价权,理顺能源价格机制必须要从企业层面放开市场,引入竞争机制。

“煤炭支撑了经济增长,但未来发展前景取决于高效电厂和碳捕集与封存技术的推广。”Maria van der Hoeven说。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